3.施予畜生也有五種

我們號稱萬物之靈的高等動物——人類,既不能做到佛教的「同體大悲」,又不能圓成「視眾生如一子,等三界以同仁」的「無緣大慈」,而且更不肯實行孔子的「愛人及物」、「恩及禽獸」的廣大心量,去愛護動物,去憐愍愚癡的下等動物,反而利用高等動物的一點小聰明,來殘殺一切弱小的生靈,殺他命而肥己口,因此,種下無邊浩刼的惡因,現在,動物遭人類帶給牠的痛苦也有種。

 

第一、動物見人時。正如我們面臨屠殺我們的敵人時一樣的恐怖,大家如果不信,我可以舉個例子,證明動物見人時心裏之恐怖:青蛙在溪或岸邊田畔中咯咯叫個不休,如果看到人走近溪邊,牠就趕快停止叫聲,或者躲藏到水底,待人走遠了,再叫起來,我們研究牠們為什麼看到人會不叫而逃跑,其原因是怕死,恐怕被人發覺到要把牠捉去殺害,因此,牠就躲起來不敢叫。

 

第二、破巢穴時。我們只知責怪人家興兵作亂,弄得我家破人亡,而從不知畜生的巢穴也是牠的生命財產呀!因為,我們過去種下破壞畜生穴巢的因,所以,現在要遭受兵禍損失的果。

 

第三、驚散時。本來動物界自有牠的配偶,也有牠的家庭幸福,同時更有牠的自由,所謂:「海闊縱魚躍,天高任鳥飛。」你看魚兒閒游在水中,鳥兒翱翔於高空,這是何等的悠然自在。唯獨我們萬惡殘忍的人類會奪牠的自由、傷害牠的性命、破壞牠的家庭,好好一群同林鳥,結隊飛行高空,忽然被獵人一槍打掉一隻,其他的驚弓之鳥也就「失群飛散」了。所以古人說:「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限來時各自飛。」

 

現在,我們遭到流離失所,背井離鄉,兄弟父母不能相見的果報,就是我們前世或今生,對動物界種下驚散離亡的惡因,故感得恩愛眷屬分離的果報。

 

第四、被捉時。凡物莫不貪生怕死,當我們看見屠人牽羊,赴刑場屠殺時,母羊與小羊生離死別的一幕悲劇,若不動惻隱之心者非人也。

 

小羊在圈欄中咩咩的叫牠媽媽不要去,可是,母羊這時也知道將會一去不復返,因此,掉回頭來眼淚汪汪地望著牠的愛兒——小羊,不忍棄下孤雛去就死;可是,毫無人性的屠夫是不肯輕易饒恕母羊的微命,強硬的把母羊牽去屠殺。所以,古人形容不會說話的母羊,又見牠們分離的慘狀說:

 

    生離嘗惻惻,臨行復回頭;

    此去不再還,念兒兒知否?

 

這是何等的殘酷和悽慘呵!因此,我們現在身為俘虜,遭受拷打的果報,這都是前生捉殺生靈之因而致。

 

第五、宰割時。我們只知道共匪屠殺人民是如何的殘酷不仁,而不知道人用千百種花樣去毒害畜生,宰割烹剝,種種不一,在萬物之靈的人類而言是不當一回事的,因為他愚昧不覺,不明因果報應以及六道輪迴,還認為殘殺動物、毒害動物是應該的,甚至基督教也是持此謬論。可是,在智覺圓滿、洞澈六道輪迴的佛陀看起來,不論作善作惡,或者殺人殺畜生都是有果報的,這完全是自作自受。

 

我們只見殺人的屠場是韓國、越南,宰人的屠場主人是史達林、毛澤東,但是卻不知每天、每一地方皆有屠殺生靈的屠宰場。既種下惡因,想不遭受惡果是無法避免的。所以慈受禪師說:

 

    世人多殺生,故有刀兵刼;

    負命殺汝命,欠錢焚汝宅。

    離散汝妻子,曾破他巢穴;

    報應各相當,洗耳聽佛說。

 

依佛教的因果律來看,我們就是一指之傷,或者一針之刺都是有因果的。何況無辜殺害有情生命,而妄想不償還命債是不可能的,譬如我們欠人家很多錢,未經債主許可就想狡賴不還或逃跑躲避,這都不是辦法,因為債權人還是會找你要錢的。

 

肉字的寫法就是個人和張嘴,這很顯明的告訴我們,此為人吃人的意思,本省殺生的風氣最盛,如果,我們每日黎明,至屠場聽聽那種悲慘號叫的屠場狀況,就知道刀兵的來源。所以,願靈禪師詩云:

 

    千百年來碗裏羹,怨深似海恨難平;

    欲知世上刀兵刼,試聽屠門夜半聲。

 

出自《煮雲法師全集》第七冊

回〈煮雲法師講演集--起信篇〉目次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iwanpotalaka 的頭像
taiwanpotalaka

普陀精舍的部落格

taiwanpotala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