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)信仰是精神的安定力

    總統最近出版的「民生主義育樂兩篇補述」中說:「我們要知道,在社會變動之中,風俗習慣都有改變個人行為的準則,人生的觀念也都不斷地在轉變。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,在其有精神生活;精神得不到安定,人格便陷入破碎的境地,個人不能保持人格的完整,社會也就不能保持其安定的秩序,和良好的風氣。

 

    現代心理學家也嘗試以科學方法來治療人類的精神疾病。如果是神經系統有了病,在醫學上並不是沒有治療的方法,但是要使一個人收拾其破碎的心理,養成其完整的人格,在科學上還是無能為力的,唯有宗教信仰和人生哲學的基本思想,纔是人格內在的安定力!

   

    共匪要瓦解我們的社會,滅亡我們的國家,首先要摧殘的是我們的宗教,並且箝制我們的信仰自由。一般教育家和科學家,或許以為宗教是反科學的迷信,因此,對共匪迫害宗教不加重視!殊不知一個人若沒有信仰,就失去了人生的歸宿,一個社會若沒有宗教,就失去了精神的安定力。」

   

    諸位聽眾,我們聽了總統這一段話,就應該知道宗教對於國家、社會、人生是如何的重要了。

 

    諸位!我們人類實在太渺小了,以時間來說,我們的生命不過數十寒暑;以空間來說,我們的身體不過是七尺之軀。宇宙間的學問,我們所知道的也不過是大海中之一滴;十法界的眾生,我們所見到的也只有人畜而已,其他八界的眾生,我們是無法見到的。可是,我們絕不能因看不到就否認沒有,宇宙之大、品類之盛,看不見而實有的東西,實在太多了。

 

    簡單的說,我在這播音室中廣播講話,你們能看見我嗎?當然是看不見的,既然看不見,為什麼又聽得到我的聲音呢?這是空中的電波在傳播。請問諸位:空中的電,你們看見了沒有?我想你們一定沒有看見,可是,你不能說看不見它,就說它沒有。假使沒有電波的話,你們就不能聽到我講話的聲音。以此類推,我們就應該相信佛說其他我們看不見的天堂、地獄、神鬼等等,都不是虛構的。

   

諸位聽眾!我們知道的太少了,千萬不能以凡情來測聖理。所以,佛陀教我們不可以牛羊眼視眾生。太虛大師也說:「佛經我們看不懂的地方,我們就只要誠心的信仰;這種信仰不是迷信,而是我們的知識不夠,不是佛說的話不對。」莊子也說:「六合之外,聖人存而不論。」這個道理也是相同的。

 

諸位聽眾! 我敢大膽的說一句,一般而言,信教的善男信女,能夠由純粹的理智起信心的很少,由神異感應的事實而起信心者居多,所以孔子也說:「我欲載之空言,不如見之於行事之深切著明也。」

 

我再引《大智度論》上的話來證明「信字的重要:「若人有信,是人能入我大法海中,能得沙門果,不空剃頭染衣。若無信,是人不能入我法海中,華實,不得沙門果,雖剃頭染衣,讀種種經,能難能答,於佛法中空無所得。」又佛受梵天請說偈云:

 

      我今開甘露味門,若有信者得歡喜;

      於諸人中說妙法,非惱他故而為說。

 

我們研究佛說的偈語中,不說布施使人得歡喜,亦不說多聞、持戒、忍辱等使人得歡喜,獨獨說信者得歡喜,可見佛陀的意思也是著重於信仰了。同時,佛又說了一首偈語道:

 

      世間人心動,愛者福果報,

      而不好福因,求有不求滅,

      先滅邪見法,心著而深入,

      我是甚深法,無信云何解?

 

所以佛經上說:「日可令冷,月可令熱,妙高山王,可令斷壞,佛說之法,無有易也。」佛每說一部經,在座聞法的菩薩羅漢、天龍八部,所謂「無量諸天大眾俱」,這些出世間的聖人,聽到最後都毫無異議的「信受奉行」,也只有信仰實行,才能在佛法中得到利益。

 

出自《煮雲法師全集》第七冊

回〈煮雲法師講演集--勸修篇〉目次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iwanpotalaka 的頭像
taiwanpotalaka

普陀精舍的部落格

taiwanpotala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