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婆羅門與佛陀展開辯論

向以梵天驕子自居的婆羅門種,在印度有史以來,他們就獨自尊為第一的貴族,一切享受待遇都是最高尚的,這時,看到曇沙門開門迎接那些最下等的階級進入佛土,並且還「平等平等」的看待,這一下子,真把梵天口生的貴族子——婆羅門,氣得死去活來,眼看自身尊嚴已被瞿曇沙門推翻,真是豈有此理!

 

他們經過幾次的緊急會議,討論對付的方法,結果都是懾於佛陀的威德辯才,而不敢輕易前往。最後忍無可忍,在一次會議中,公舉一位具足辯才的梵志——安波羅延,去與曇沙門對抗,以圖挽回原有的尊嚴。下面就是他們和佛陀論戰的經過:

 

風和日暖的舍衛國,城市中的人民也都過著那「風調雨順民安樂」的平靜生活,尤其高貴的婆羅門人,更是養尊處優的安閒自在,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不幸的事件。忽然婆羅門的會議大廈前一陣擾動,平靜的水面上起了一層大的浪花,他們好像大禍臨頭的樣子,個個惴惴不安!街頭巷尾的人民也都在議論紛紛,說是要召開緊急會議,原因是要對付曇沙門所提倡四姓平等的事。接著,會議大廈來了五百位大婆羅門,時間一到,大會開始,主席臺上的那一位起立發言:

 

「最初,地面上有人的時候,第一就是我們婆羅門種,第二是王種,第三是商人種,第四是農奴種。我們的種族最尊最貴,初生的時候是從梵天的口中生出來的,天下就屬我們最尊貴,皆是梵天的子孫。現在,曇反說天下一種,說我們與剎帝利、商人、農奴種都是平等的,沒有貴賤的,我種人死後應當都生天上,瞿曇反說我種人與凡人一樣,真是豈有此理!」

 

這位婆羅門的老者說了以後,不住的搖首浩嘆:「是的,我們不能袖手旁觀,總要想一個辦法,他據理力爭,分別種族的貴賤,不知在座那位有膽略辯才,和瞿曇沙門論辨是非呢?」

 

「安婆羅延大聖年齡雖輕,可是他具足辯才,而且能知未來過去,能說天下之事,我們五百人中是沒有再比他強的了,只有他才能去和瞿曇談談。我們公舉安婆羅廷大聖做我們的總代表,大家以為如何?」

「好!我們大家一致的擁護安婆羅延大聖做我們的總代表!」在一陣熱烈的鼓掌聲中,決議通過了。

 

經過一番詳密的計劃之後,五百名戰士由安婆羅延領導,浩浩蕩蕩地奔向舍衛國的祇園精舍而來,婆羅門與瞿曇沙門也就展開一場雄辯:

 

「翟曇沙門,我有小事欲來問你。」安婆羅延開門見山的質問。

「有所疑者,請便說之。」佛陀溫和的回答。

 

「在我們經典上說:『我種與剎帝利、商人、農奴等四種不同。』我們婆羅門種是梵天子孫,先祖初生我們時,皆從口出,死後皆生天上。」安婆羅延說後,望著佛陀。

 

「我經不說有異種之分,而是主張以施行為標準,施行善者最為大種,其下尊貴的人皆看實行善事而得,不以什麼種就可以得到尊貴,我先世無數刼前,也做過婆羅門子,也做過剎帝利子,也做過商人子,也做過農奴子,直至身為王子,而今為佛。安婆羅延,我問你一件事,你見過世間善家子,為人家做奴,而奴反為人作子的事麼?」

「我聽說月支國有這麼一回事。」

 

「為什麼善家子反為奴,奴反為人做子?」

「因為奴的意志施行善故,人用作子;子作奴者,意志施行惡故,自賣為人作奴耳!」

 

「你們說人有『種』的貴賤,那麼人種在那裏?若有婆羅門、剎帝利、商人、農奴四種,他們的行為喜殺、喜盜、喜淫、喜兩舌、喜惡口、喜妄言、喜讒人、喜與癡人相隨、喜瞋怒、喜祠祀……,像這樣的人,死後下地獄嗎?」

「是的,這樣的壞人,死後一定要下地獄的。」

 

「若婆羅門者乃至農奴種的人沒有殺心、盜心、淫心,也沒有兩舌、惡口、妄言、讒人、瞋恚、愚癡等心,如此的人,死了會生天嗎?」

「是的,像這樣的好人,死後一定要生天的。」

 

「然而,你說人有種類貴賤,那麼種類何在呢?要知道,人的種類皆由心意識出,心意識欲施行善的人,死後則生天上人間;心意識欲施行惡的人,死後必墮入蟲獸、畜生、鬼神、地獄道中,既然如此,請問種在什麼地方呢?

再說,如果婆羅門、剎帝利、商人、農奴等人,同進大溪水裏洗浴,垢膩墮在水中,你能分別那些是婆羅門種的垢,那些又是農奴種人的垢膩嗎?

垢落在大水中,那可以分別呢?你尚且不知人的垢如何分別,反而說你們是從梵天口中生出來,餘人是從下處生出的,這種貴賤又怎麼分呢?

我再問你,婆羅門、剎帝利、商人與農奴種,懷胎在母親腹中的時候,是同是十月呢?還是有增減分別呢?」

 

「皆是十月,沒有增減分別的。」

 

「既然相同,為什麼你們要說:『我種是梵天子孫,生從口出。』若如你們所說,那麼日月為什麼不獨照你們婆羅門種,又何以普照餘種呢?」

「我種自說,勝過餘種的。」安婆羅延已經漸漸感到難以回答了。

 

「安婆羅延!我再問你,有驢父馬母,生子叫什麼名字?」

「名騾。」

 

「父不名為騾,母亦不名為騾,你怎麼知道所生的子,名叫做騾呢?」

「我祖先呼名為騾,所以我們也叫牠為騾。」

 

「你知道婆羅門取剎帝利女,生子當名何等,又是什麼種呢?」

「這……這不知道應該叫什麼種?」安婆羅延已經不知如何回答了!

 

「你這個都不知,又何以名騾?……我再問你,婆羅門生子有殺盜淫妄等心,以及愚癡瞋恚等心,假使有這樣行為的人,你們和他往來相交嗎?」

「這種壞人,我們絕不和他往來,如果此子心意識施行惡作,我們應當逐他出去,不准進入我輩之中。」

 

「你們自己說——我是梵天子孫,從口出生,死後當生天上。然而又說見有心意識施行惡作者,便生相逐,如此當何以說有種類呢?我再問你,假使婆羅門種當中,有不孝父母,喜做殺盜淫等十惡罪業的人,此人死後,當趣何道?」

「這種人,心意識施行十惡不善之業,死後當入地獄道中。」

 

「先前你們說——婆羅門是梵天種生,從口中生出,於人中最尊,死後生天。為什麼現在你又自說入地獄道中呢?」佛陀說到這裏,安婆羅延感到驚惶之至!佛陀知道目的快要達到了,於是又說道:

 

「現在我告訴你們,你們不要再欺騙人了,須知天下的人是沒有種類,沒有階級貴賤,也沒有恒常不變的。高明的人,他的心意識若施行善者,是為尊貴;愚癡的人,他的心意識施行惡者,是為下賤。最初,你們極力的說人當以種族為貴,現在反而又隨著我說——以心意識為貴……。」

 

出自《煮雲法師全集》第七冊

回〈煮雲法師講演集--起信篇〉目次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iwanpotalaka 的頭像
taiwanpotalaka

普陀精舍的部落格

taiwanpotala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