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.為欲實行四姓平等  誓志出家修證菩提

要想破除這一種根深蒂固的不平等制度,非具足無礙的辯才和崇高的道德不可,換句話說,如果不是修證菩提、圓成佛果的大覺佛陀是不能降服一切外道婆羅門的。佛陀能獨豎一幟,打破階級制度,實行四姓平等的真理生活,所以,他才發願出家修學六波羅蜜多,得到無礙辯才,這是給人類歷史留下最光榮的一頁。

 

在《大般若經》三三卷中有這樣一段記載:「有菩薩摩訶薩,具修六種波羅蜜多,見諸有情,有四色類,貴賤差別。一、剎帝利,二、婆羅門,三、吠舍,四、戌達羅。善現,是菩薩摩訶薩,見此事已,作是思維,我當云何,方便拔濟,諸有情類,令無如是,四種色類,貴賤差別?既思維己,作是願言,我當精勤,不顧身命,修行六種波羅蜜多,成就有情,嚴淨佛土,令速圓滿,疾證無上正等菩提。我佛土中,得無如是,四種色類,貴賤差別,一切有情,同一色類,皆悉尊貴,人趣所攝。」

 

由此可見,世尊出家學道的志願,以及反抗當時印度階級制度之悲心。為了要早日實行他的願言,是故「我當精,不顧身命,修行六種波羅蜜多」,使得「圓滿疾證無上正等菩提」,而實行他「我佛土中,得無如是,四種色類,貴賤差別,一切有情,同一色類,皆悉尊貴,人趣所攝」的主張。

 

我們知道,印度的四姓制度,恐怕現在還有些地方存在,但值得歡喜的是奉行佛陀遺教的寺宇中,無論印度、暹邏、緬甸、中國、日本任何國家皆無階級貴賤之分別,迄今還是實行「我佛土中,一切有情,皆悉尊貴,人趣所攝」的平等制度。

 

不過,當佛陀實行種族平等,剷除階級制度的時候,曾遭到各界不滿的議論,尤其是貴族階級們,一致認為瞿曇沙門的這種作法是大逆不道的舉動。在《報恩經》卷三上,看到一段記述當時社會評擊佛陀的話:

 

「瞿曇沙門徒眾,無尊無卑,五百弟子,各稱第一……,乃至敷具人陀驃比丘亦稱第一,聰明智慧舍利弗亦入其中,吶鈍槃特比丘亦入其中。乃至少欲之人,耶輸陀羅比丘尼亦入其中,舍衛城中,淫亂蓮花色女亦入其中。乃至幼小無智,均提小兒亦入其中。乃至極老,須陀羅,年百二十,亦入其中。乃至豪尊諸釋種亦入其中,極至下賤,王舍城中,擔糞穢人亦入其中。是故當知,翟曇沙門法中,猥雜競共入中。皆無尊卑,不可恭敬。」

 

我們讀了上面這一段經文,就知道佛陀為了打破階級制度,容許各色人等進入佛土,當時是如何的引起社會的不滿及反抗。幸虧佛陀毅力堅定,排除眾難,以無礙的辯才說服了反抗的勁敵!

 

出自《煮雲法師全集》第七冊

回〈煮雲法師講演集--起信篇〉目次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iwanpotalaka 的頭像
taiwanpotalaka

普陀精舍的部落格

taiwanpotala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